广告

Wednesday, August 4, 2010

那一年,我十八岁。

十八岁那一年,终于可以离开家乡到亚庇求学了,即兴奋又期待,没有一点不舍得。还记得离家那一天,妈妈在洗衣服,我跑去跟妈妈说:妈妈,我要走了咯!却看到妈妈泪流满面的脸。爸爸一早就出门了,姐姐说大概是爸爸怕看到我要走了,怕自己太难过吧!宁可早点出门。

来到亚庇,安顿好了,也到学院报了名。我怕妈妈担心,所以每天都会打电话回家报平安,跟妈妈说在这里的一切都很好,也没有哭过一次。就这样过了两个月,端午节到了,第一次在异乡过节,我们四个好朋友买了三块半一个的粽子,过节的晚上,我们的晚餐就只有粽子,我们四个谈着平时在家过节的情形,谈着谈着,鼻子一酸,四个女生就抱在一起哭了很久。离家两个月后,那是我们第一次哭,想家的哭。

后来,我们好像都没有哭过了,那一天我们会大哭了一场,我怀疑那是离别的眼泪,只是离家时我们都忍了下来,因为怕爸妈担心,故作坚强,发泄后就好了。

以后,我的女儿长大了,离开家的时候,是否会像我一样呢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